Homo Bulla

2016-5-4 0:32

凭借一篇同人里的Selina Kyle,终于(自以为)看懂了《纸牌的秘密》中的红心A. 时隔多年,共感力at long last出现了。那也没有用。


想做个图。一只Dalek大叫:"What. Is. Happening!" 底下的标题是《我,在人际交往时》。


重刷TDKR,看到DW911的两个画面以及基本平行的暗喻。吓得我冲上了天台戳兔子。为何这么容易串宇宙,为何人脑建构的故事如此相像,为何人脑对不同故事的解读也如此相像(当然相像了闭嘴)。应该只是大脑在paranoia里游泳吧(。

明明是倒着看的诺兰三部曲,然而第一次看完TDKR后get到的却是小丑的论点。可能是因为对人性的悲观当晚占领了prefrontal cortex,也可能是因为贝恩与小丑确实一脉相承(wth

但是小丑的声音比贝恩容易接受多了;死活不能习惯贝恩的口音(。

这都什么鬼。是不是脑子有洞。


GEB真是惊喜套惊喜,P334开始展开的arc以及之前的很多内容简直每一页都想截屏。重刷时要跟着侯世达老老实实做一遍推导。

评论(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