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 Bulla

赤裸 / Deep Cover

HLA盯着面前红白相间的格子衫,眼睛瞪得有蛋糕纸盘那么大。

“不。”他斩钉截铁地说,“这东西我宁死不穿。”

“很明显我可以硬给你套上去,“AGP试图把常理敲进对方的榆木脑壳,“或者你可以自愿穿上,我就有理由奖励你六十分了。”

“绝不。六十分也换不回节操。你知道得清清楚楚,只要我把它一披,我好不容易用二十九块颅骨和缄默不言勉强遮掩住的愚蠢和无知就全都明明白白写成五号字啦。这一溜儿格子——”他的一只手绕到AGP背后,戳戳竖脊肌和第十二肋的交点,“——就要给我漏洞百出毫不自洽的三观来个侧面特写;那一片方块——”他的另一只手指指AGP的胸骨剑突,“——就要展现我打了很久也没打赢、大概这辈子也不能彻底破除的局限,供观众们玩笑取乐了。我虽然傻,但还没堕落到把傻心思挂在袖口上晃荡的地步;or in this case,是把脑回路里藏着的白痴细细剖开来铺在衬衫上,给大家上局解课。”

AGP摇摇头,肩膀塌了下来:“你这个伪君子。你看看你正在干什么?”他往屏幕外谴责地看了一眼,“违背你的艺术良心,或称愚人的虚荣,坚韧不拔地非要穿上另一件格子衫;可那件衣服的暴露程度也没差多少。这谎话连你自己都骗不过。再编编。”

HLA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跟屏幕外的主控同步,更可能是因为主控也卡壳了。然后他也摇摇头:“为了更快地辨识并杀掉自己的错误?为了对付自己不知餍足、毫无道理的表达欲和交流讨论的渴求?为了请比我好的人来纠正我,塑造我,把我踢回正路上?你拿六十分而不是削减无知的手段作为诱惑,要我去穿你预设了颜色主题的格子衫,要我谈论我远未了解的事情,这才是对于艺术良心更大的背叛。”

“说是这么说,”AGP一边讲着一边把衣服挂在了HLA身上,后者动都没动,“你还是很少真正拒绝。”衬衫紧密地贴合了HLA的脊背,袖口颇为智能地粘到他的手腕内侧;然后这八百个格子唰地一下全亮了,满满地显现出HLA的字迹来。AGP退后一步,欣赏这幅杰作。

“是啊。伪君子。”HLA展开双臂,低头看着自己的胸骨;背后炙热的亮光把他照的通透,字迹映着半透明的骨骼、肌肉与血管走行,投射到他的心前区上。

 

附赠一个错误的无关笑话:

“你知道,”CD40L看了看自己和CD28领口上的价签,转头跟后者说,“他们肯定是搞错了,我应该比你贵。”

“Care to elaborate?”CD28懒洋洋地问。他一时大意丢掉了他的B7,所以才会被CX3CR贩卖,现在他完全没心思应付一个想帮销售方做到利益最大化的白痴。

“自然是因为你叫爱因斯坦,而我叫戈德斯坦。“

  

后记:

如果有一天我试图写pornography片段,它大概会沦为解剖-生理交叉课本。

为啥连正常情节和动作描写都会不由自主地使用专有名词(。为啥(。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