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 Bulla

2016-6-6 18:06

喜迎666节。

现在跑圈时观看操场上各色人等,感觉无论高矮胖瘦,一个个都是奈特解剖图谱。

应景地补习了The Killing Joke, 然后发现真不该在吃饭时看这货(。

脑子的反应也是莫名其妙。昨天补了Endgame#35-40, 结果大脑毫无道理地写了段傻白甜童话,集众多cliche和kitsch于一身;然而今天补完致命玩笑以后大脑说,卧槽你要干啥,快放我去天台;今晚得拿comfort reading找补我。

可能是因为小丑的台词和回忆杀再次简述了虚无主义与混乱邪恶立场的组合,再加上之前被fanvid剧透过的芭芭拉——我一看见那套衣服和扮相就意识到下一页要干啥了,顿感不该吃饭——才会达成这种效果。Fanvid作者选了Mad World做配乐实在非常机智(。我快被说服了(。

尤其是0:55处的6-1-3-#4-#4-2-6, 为什么#Fm7-5转D可以有感染力?这首曲子到底是啥调性啊求科普... 

为了保证被说服得合情合理一点,应该尽快去补叔本华与和声学。


2016-6-9 Edit:

6-1-3-#4-#4-2-6也可以断成Am-D,虽然更令人疑虑...而且这么一个只有#F的曲子难道不该是G大或E小吗,可是II-V或IV-VII听起来(orz)都不是什么特殊的和弦进程(。不能再瞎蒙了。这个假期必须去补相关书。


2016-11-24 Edit: 

不管是II-V还是IV-VII°还是Am-D都是circle of fifths啊!!!都是最常见的和弦进程啊!!!恍然大悟!!!果然本该早点修NUS作曲课的!!!


评论(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