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 Bulla

Sex, Death and the Meaning of Life, Part 2&3

道金斯:Religion denies death is real. It sets up, instead, the forbidding prospect of eternity either in heaven, or worse, in hell. 

死亡的实质是无秩序。想要建立天堂和地狱,不仅要持有一套完整的绝对道德, which is non-existent in a meaningless universe, 说到底还是要否认熵增,转而认为有序是宇宙的基本趋势。这一点真是太有趣了:那些渴望永恒生命的人,即使采取了皈依宗教这样不靠谱的自欺手段,本质上也都是在对抗混沌,寻求秩序和意义;他们的目标与希望理解并利用物理规律的人其实是一样的hhhh 不过当然啦,大家长着差不多的大脑嘛。

话说回来,就算宇宙是有意义的,光是让神学家想象出天堂和地狱所需的绝对道德就已经艰难且滑稽了。莱克斯卢瑟说God is tribal, 不限于在利益争夺中宗教描绘的上帝站在哪一边的问题,更像是上帝在道德/伦理/哲学辩论中同意哪一方的问题。可能所有强行给神代言的学派都不受待见,which is endlessly hilarious, 也可能神真的站在了人间某个学派一边,which is even more unthinkable since any school would possibly sound provincial to those born generations later, and the mind of God is supposed to be opaque although神的心思不可猜度这一点也是强行代言者说的(。


道金斯:For me, what's frightening is not death itself but eternity. Yet people still reach instinctively for religion and its rituals when it comes to the end. 

永恒这个概念确实可以让人退缩... 这时候又想起了DW Heaven Sent. 讲真,人们到底为啥愿意用“永恒”交换“死亡”?尤其是那些相信死后要抹掉记忆重入轮回的,这跟死亡到底有啥区别啊?或者他们想解决的问题重点不是死亡,而是善恶没有赏罚?


碎片:

中文字幕有严重错误。唤起了替人改错强迫症。

道金斯:(讲了一个演化心理学行为实验之后)之所以人类天生有灵肉二元论的观点,是因为它对我们的祖先有用——如果想象自己作为一个司机驾驶着这具身体,我们就对自主运动有更好的控制力和掌控感。

我:卧槽,真的吗,你逗我(。

又提起了“每次回忆一段记忆,就是把它重写一遍”这个事实。现在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时间截面上的自我切片,可以铺在载玻片上用吉姆萨染色拿光镜看的那种(。忒修斯之船(。

"控制组平均每人有三到五个孩子,而长寿组——那些活过了一百岁的人——平均只有1.7个孩子。我们的基因似乎是拿长寿换了后裔。" 复习了一遍Medawar的衰老理论。

竟然有詹姆斯·沃森与道金斯的对话。又吃了一口粮。“Watson and Click's names will live forever, and Watson isn't shy about it.”2333

有一种基因会让人吸烟时吸气更深更猛,并且吸到烟蒂才放下这根烟;它由此增加人患肺癌的风险(。这个作用通路出人意料(。

果然转归到基因永生啦!Genes & Memes永世流传,我们只是它们路途上不巧拥有了自我意识的代理人;这个想法固然召来了辽远开阔的时空感和更为宏伟真实的世界观,但它恐怕不能满足教徒甚至无神论者对于生死慰藉的渴求。我赌一升橙汁。

"Religion satisfied our desperate need to find meaning and order in the chaos. "

"But there's a grim logic to the Russian roulette. Seize the reins! Dance with death! You are going to die anyway. "


看到几篇关于卡拉马佐夫兄弟的文章,其中一篇说:

加缪认为要“穷尽现在”。荒谬意味着破裂,但我们要带着这种破裂一往无前的生活。明天是虚幻的,彼岸也是虚幻的,既然一切都是不可确定的,就要穷尽一切去生活。宁可燃烧着毁灭,也不做一块冰冷的岩石。世界在我的反抗,我的自由,我的激情中穷尽一切,这是人全部的尊严和荣光。荒谬中的人带着某种绝望,但我们却要反抗绝望。这与伊凡的关于生活的观点有内在的一致性,这是拒绝上帝的人共同的艰难选择。

这是在神性的大厦倒塌之后人面对自己的处境的一种建设。这是否定后爆发出的力量和激情,摧毁的劲头还没过去,所以是一种带着攻击性的建设。在这个意义上,伊凡与尼采是类似的。尼采的超人哲学和强力意志就是意义上的英雄诠释,它也消解着古典英雄的理性特质,而充满了非理性的强力和迷狂。

因此他与彻底的“反英雄”还有差别,根本在于他在摧毁和瓦解中还有建设,这建设,尤其是对绝望的反抗,赋予了伊凡一种英雄色彩。当然,这英雄与传统的英雄有相当大的差别。它与康德对古典意义的崇高的瓦解有关。它是通过否定性的转化产生的,崇高的意义发生了变化,因此这“英雄”也与以往的英雄不同。他不是奥德修斯,不是俄底浦斯,他甚至也不是堂吉诃德,古典的和谐与秩序被打破了,充满现代主义的非理性的矛盾冲突的饱含痛苦的英雄诞生了。

这种英雄的特质,产生于它的反英雄基质之中,上帝被拒绝了,所以产生了绝望,绝望生成一种新的建设,再下去就产生了尼采这样的大师和存在主义哲学思潮。这也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与现代主义的重要关联之一。

现代语境中英雄与反英雄的二律背反现象——解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伊凡形象

这个事情...对于多数人讲是常识,但是愚蠢无知的我感觉被启蒙了一下(。有一个事实愈发明显:以前读到的书不过是连续且有逻辑的文学史的断片,实际上应当见到的却是时间切片在四维空间拼出的忒修斯之船;同一个读者在不同机缘下分别认识、看似没啥联系但当然有联系的作者们组成同一条思想史的河流,我本应看见河而非水分子(。

陀氏借伊凡之口对于生命意义(及更多议题)的探讨太棒了,我看到了灿烂的希望。一定要把卡拉马佐夫读完,哪怕必须撑过阿辽沙跟丽萨/霍赫拉科娃太太让我根本找不着逻辑且没完没了的互动。


2016-6-14 12:06 Edit: 

原来阿辽沙和丽萨是官配...在放飞思路的几十页之后他们终于互相告白了。好吧,现在只剩下我找不着逻辑的人物而没有找不着逻辑的情节了。谢啦老陀。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