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 Bulla

2016-6-19 22:06

给我寒武纪的兔子和石炭纪的连翘,我可以放弃演化论立场,甚至有望放弃无神论立场。给我合适的论证和事例,加上足够的时间,我(大概)可以把目前一片混沌但说不定接近某种功利主义的私人道德观搞成更接近moral nihilism的东西。但很难想象什么事物可以有意识地转换我的美学取向,即使我也想主动改变它。如何定向变更个人对美的定义?如何改写欣赏和欲望?


每次看见Gotham被译成高谭,脑内翻译:tall tale. 

法扎Bim Bam Boum唱”J'ai le coeur qui syncope”,脑内翻译:我心切分???(syncopation:切分音)

担心拼不对侯世达Hofstadter,直到有一天德语学到了火车站和城市;脑内翻译:院子市民。

学了一丁点德语后,科学史上好多姓氏的翻译都豁然开朗2333


练G小调赋格,两只手不够使,毕竟没pedal(。声部太多啦,最后还是得自行录音搞掉几个声部。但是真美啊。感觉要飞升了。

flag:用Adobe Audition混出KV626合唱部分。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