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 Bulla

Death of Ivan Ilych: 并不是读笔

十一假期。下午又冷又暗,非常安静。屋里就我一个人。

读完了之前爬到一半的《伊万·伊里奇之死》。三分之二处,伊万终于开了点窍,开始思考五岁孩子就会想到(但之后可能就忘记了)的问题。由于社会经验不足,我是从这块才产生足够强的代入感的(。

伊万质问自己死亡是不是唯一的真实,寻找转移注意力的办法而不得,因为“什么都挡不住关于死亡的念想”。

读到"He would go to his study, lie down, and again be alone with It. And nothing could be done with It except to look at it and shudder."

 脑内画面:伊万仰躺着,跟悬浮在他上空的骷髅鼻子碰鼻骨、眼球对眼窝,一声不吭地对视。于是嗷的一声合上了书(。五分钟后再翻开来试图接着读,又瞥见这一句,结果又嗷的一声合上了书(。

所以最后三十来页截图截了十几页。


跑题:

几天后的半夜,听着从小学唱到现在的歌,生生听出了鬼故事;一时间想拿它剪Heaven Sent鬼畜视频(。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