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 Bulla

陀氏相关导读

加缪可能也受过《卡拉马佐夫兄弟》的影响;《鼠疫》和伊万的质问均以无辜孩子的受苦与死亡引入The Problem of Evil,帕那鲁神甫的演讲也带有伊万的回声。










俗人晚星:

献给 @流月程 

你点的导读w祝食用愉快!


乔治·斯坦纳的《托尔斯泰或陀思妥耶夫斯基》是非常好的开始,文字流畅,雄辩激昂,引经据典虽多,但并不影响理解,同时也能向读者介绍其他的优秀文学作品。中译本pdf网上应该也能找到。这本书的缺点之一,是在介绍杰作的同时也会剧透它们,不过这些书基本都经得起剧透,实在不行跳过剧透部分也行(比如可以跳过托尔斯泰的部分……《安娜·卡列尼娜》跟《战争与和平》的剧透还是蛮关键的,要是没读过小说,建议跳过;对托尔斯泰几个不是很出名的中短篇小说的剧透就没什么威胁,甚至还是很好的导读),只读斯坦纳对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的分析。

斯坦纳写这本书的时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狂热迷弟,整本书比较下来几乎处处都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好,非常偏心,所以我才很喜欢斯坦纳(等等)。他在后来再版的序言里为普鲁斯特又刷了一下好感。斯坦纳在叙述两位俄罗斯小说家的异同时,也像尼采那样引出了荷马史诗与悲剧的异同,并将之作为理解两个俄国作家的关键概念,因此也能把这本书当做某种意义上的古典文学导读。其中有段对于托尔斯泰与荷马的比较尤为精彩,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当然,斯坦纳的观点并非个个都对。

约瑟夫·弗兰克的五卷本陀思妥耶夫斯基传记,是迄今为止对陀氏的研究中最完整、最深入、最扎实的学术作品之一,陀氏粉丝万万不可错过。可惜的是,中译只有两卷(第二卷今年八月刚出版)。从这两卷里,可以读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早年生活,儿时与青年时的阅读经历,地下活动以及底下活动的后果,假死刑与西伯利亚流放的无穷苦难,还有这一切对他后来的创作的影响。《穷人》、《白夜》、《涅朵奇卡》、《小英雄》等早期小说也得到了中肯详实的文学分析。

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早期,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逐渐被翻译成主流语言,并在欧洲主流文化圈传播开来,在英语区、德语区和法语区都造成了影响。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做了以陀氏为题的六次演讲,收集成书。存在主义哲学家阿尔贝·加缪则是受《群魔》影响极深,在其哲学散文代表作《西西弗神话》中反复提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人物,并直接讨论了《判决》和《群魔》中的基里洛夫。他后来又把《群魔》改编成了话剧,搬上巴黎舞台。英语区和德语区的许多现代主义文学家也针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写过很多文章,但大多分散在各自的作品中,没有单独成书,在此概不赘述。

陀思妥耶夫斯基对俄国人的影响自然是最深刻的。白银时代哲学家、神学家别尔嘉耶夫有专著《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世界观》,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有出色的中译本。他的同代人,哲学家舍斯托夫,也著有《悲剧的哲学》(有单独成册的译本;亦有收录于上海人民出版社的《思辨与启示》中),将尼采和陀思妥耶夫斯基进行比较。散文家罗赞诺夫专门针对《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名章节《宗教大法官》而写了《论宗教大法官的传说》,还有陀氏主题的散文合集《陀思妥耶夫斯基启示录》。巴赫金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已经超越了陀氏研究的范围,成了文学批评理论界的名作。上海译文出版社出过一本《精神领袖》,是十几位不同俄国作家们针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写的文章的合集,其中小部分内容与上面的专著有重合。

以上提到的诸名家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看法各不相同,互相矛盾,常常带有个人偏见,但也都各有独特的可取之处。纳博科夫也评论过陀思妥耶夫斯基,不过纳博科夫的评论没有可取之处。别看纳博科夫的评论。

最后有一些辅助型资料性的陀氏相关,如《陀思妥耶夫斯基与世界文学》,《同时代人回忆陀思妥耶夫斯基》,陀氏夫人的回忆录等等。这些书并非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的文学创作和思想相关,而是与他所身处的文化环境以及私人生活相关。这些记录资料有的读来很枯燥,有些则非常活泼有趣,取决于八卦心痒的程度,可以择日消遣而读。

评论(2)

热度(115)

  1. a petit massacre俗人晚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Midnight, Warehouse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补完(哇.jpg
  2. Animagus_pieHomo Bulla 转载了此文字
  3. 不要叫我冷逆小王子俗人晚星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不是转过这篇了……是我的错觉吗🤔
  4. Homo Bulla俗人晚星 转载了此文字
    加缪可能也受过《卡拉马佐夫兄弟》的影响;《鼠疫》和伊万的质问均以无辜孩子的受苦与死亡引入The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