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 Bulla

错觉

重刷历史摘录文档时再次被画风不可通约性/genre polymorphism逼上天台,面对雨夜、寒风和车流,一边冷得发抖一边心怀不轨。

我想嘲笑所有画风,然后失败。我想发誓绝不嘲笑它们,然后失败。我想理解它们,然后失败。我想无法理解任何画风,然后失败。即使我成功了,这一事件仍将成就一种新的画风。这座监狱可能是完美的。

荒谬之魅指出,上帝视角暗示着虚无主义的发端之一:上帝视角既需要超脱所有视角,又必须看透每一视角;但超然性和代入能力不可(同时?)兼得。这暗示我们,恒定的上帝视角是个不见容于人类逻辑的噩梦/美梦,甚至是不存在的。不能指望跳出一个终极标尺解决问题;更何况还得找办法堵住从标尺的标尺通往无限递归的道路。

评论(2)

热度(2)